640.gif


一、

中美“天津会谈”仍难解决分歧,关系改善需美调整对华政策

7月25-26日,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先后会见了来华访问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此次会晤也是自阿拉斯加会谈后中美高级别外交官员的首次会面,受到中外舆论广泛关注。


从双方释放的信息看,此次对话的主要目的是管控风险,防止发生极端情况。预计双方短时间内仍难以建立持续性对话机制。


1、从双方发布信息看,仍处于各自陈明立场阶段。中方发布的新闻稿中,王毅指出美国新政府对华政策“延续上一届政府的极端和错误”,并连用了三个“清晰、明确地告诉美方”来陈明中方立场,指明了中方对美交往的三条底线。从美方发布信息看,舍曼访华系其连续访问亚洲多国行程的一部分,访华新闻稿也未作特殊或着重处理,内容上仅提及双方关切并指明美国关心的议题。


2、中美建立持续性对话机制的前提是美方调整多项对华政策。阿拉斯加会晤以来,中方在外交场合高度重视与美国交往的对等性。外媒在此次会晤前报道称中美曾就会晤官员级别问题产生分歧,中方拒绝由外交部常务副部长乐玉成首先与舍曼会面。谢锋会晤中提出的“两份清单”也与美方在第一次会晤前提出的“关切清单”相对应。王毅划的三条底线显示,中方对中美关系缓和的前提是美方降低意识形态对抗调门;减少对华制裁、关税和封锁措施;停止在一系列中国内政问题上挑衅。


3、中美关系重启或转折点仍不明朗。舍曼访华前,美媒普遍认为此次访华是为了让中国明确未来两国的“竞争共存模式”,但从双方发布的新闻稿上看,未就关键问题达成共识,也少有“交换意见”的字眼。阿拉斯加和天津两次会晤显示,两国未来交往模式的确定,目前的会晤级别仍难取得突破。可预见最近的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机会是10月底在意大利举行的G20峰会,但两国领导人具体出席峰会的形式未定,是否能够促成会晤有较大不确定性。


结合本次天津会谈和近期中美互动,中美两国当前可能均希望将本国经济问题作为当务之急,待理顺国内事务后再着手解决中美分歧。中国方面,将聚焦于反垄断、上市公司和金融机构监管,并确保疫情后经济复苏持续、平稳。美国方面将全力推动拜登上台以来承诺的基建和复苏经济法案,并确定其对华经贸政策工具箱。拜登竞选中经常性批评特朗普对华关税,但其上台后仍未对此前关税进行调整。此外,他还延续了特朗普的“实体清单”和“涉军清单”等手段。这显示出其现阶段不希望放弃任何一种对华施压手段,在整体对华强硬路线明确的情况下,对华具体措施仍不明确。


二、

秦刚大使赴美履新,提升国际话语权或成为中国对美交往当务之急

7月28日,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布消息,新任驻美大使秦刚抵达美国履新。秦刚首次讲话中表示“中美关系的大门已经打开,就不会关上”,这被境内外媒体解读为对未来中美关系的乐观表态。


拜登上台后两国关系延续了特朗普时期的紧张态势,双方高层交往频率骤降而互相喊话和批评的次数陡增。从人选上看此次任命“极不寻常”,可能标志着中国对美政策未来将发生部分转变。上世纪90年来以来,中国历任驻美大使均有在美工作经验,秦刚大使简历则显示其此前从未直接负责对美交往工作。美媒对此解读认为,秦刚此前在外交工作中特别关注在国际社会上维护中国国家形象,并能够捍卫中国在对外交往中的尊严和平等待遇。结合中央近期关于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的要求,秦刚大使未来的重点任务之一,将是反制美国在国际舆论上对中国的长期抹黑和打压,推动中国话语和叙事体系的构建。


三、

拜登政府对华经贸政策表态不一,商务部长称仍有必要对华加征关税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7月28日积极评价特朗普在2018年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钢铁征收关税,称如果中国不打算遵守规则,美国有必要征收关税。


美方近期动向显示,拜登政府对华贸易政策仍在评估阶段,自上台以来其对关税问题的表态也趋于模糊。贸易代表戴琪3月曾表示还没有准备好取消对中国的进口关税,财长耶伦近期则表示加征关税损害了美国企业和民众利益。几位财经高官近期关于对华关税的矛盾表态,突显出拜登政府内部对关税“去留问题”仍未有明确结论。尽管美国企业和行业协会多呼吁取消特朗普时期对华加征的关税,认为关税伤害美国经济,但拜登政府需要考虑来自国内的政治压力和未来中美经贸谈判所需的筹码。分析认为,短期内对华关税仍将作为拜登政府重要的政策工具得以保留,美国可能会在征收关税的领域和方式等方面作出部分调整,以缓解其对自身企业和消费者的损害,未来需持续密切关注中美经贸谈判进展及相关官员表态。


四、

SEC官员要求在美上市中企必须报告中国政府干预商业的风险

我国监管机构近期对科技企业和校外培训机构赴美上市加强监管,在美上市公司股价出现较大波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阿里森·李26日表示,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在定期报告中披露其“被中国政府干预业务”的风险,包括涉及监管环境和中国政府潜在行动有关的风险。


SEC的最新表态显示美国对中企在美融资的审查将进一步收紧。已经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可能面临遵守中美不同规定的政策压力。部分美媒认为两国对中国赴美上市企业同时加强监管可能预示中美“冷战”将正式打响,中国可能即将对美国进行“某种强硬摊牌”。由于企业在境外合规门槛提高,计划在美国进行IPO的企业或转而考虑在香港和内地证券交易市场上市。目前SEC官员的表态缺乏细节,未对企业的披露责任进行详细划分,鉴于持续有议员呼吁SEC加大监管力度,应持续关注后续议员是否会推动相关行政措施和立法工作。



五、

美国会委员会施压北京冬奥会赞助商,试图借“奥运牌”获取博弈筹码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7月27日在听证会上抨击北京冬奥会的美国企业赞助商,指责其为了商业利润不顾美国在涉及敏感地区问题上对中国的指控。多数企业高管对这一指控态度模糊,并声明其对奥运会主办地的选址没有责任。


拜登政府自上台以来强力推动美国在全球舆论中关于“中国人权”的议程设置,涉及敏感地区问题成为其在相关领域对华施压的重要抓手。国会议员此前已提出议案,呼吁以制裁赞助北京冬奥会或与之有经济往来的企业。研判认为,拜登政府后续将进一步加强国际对华舆论攻势,与西方盟友联合,持续对相关企业施压,这也将成为其打击中国经贸和供应链的关键一步。随着“人权问题”成为拜登政府对华经贸政策的重要工具,未来业务与市场涉及敏感地区的企业将面临不断上升的风险和压力,中美相关企业间的正常商业往来也将受到美方更多的政治干扰。此外,可预计美方政治人物将持续打“奥运牌”,并此作为要挟中国在经贸或其他领域做出让步的筹码。


艾利艾智库中美关系研究小组

高级研究经理苏未然

分析师张宇星、徐丹

上述文章不代表机构观点


艾利艾智库是国内专于互联网信息领域的第三方智库机构。每年承接20多个中央和国家部委委托的百余项重点研究课题、专项问题调研,为相关部门全天候、常态化提供决策参考,多次获得相关部门表扬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