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互联网巨头抢滩卖菜,发展社区团购的动作频频,但事实上,社区团购已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6年就在湖南长沙等地萌芽,最初为当地企业利用供应链优势向社区提供在线拼团、送货自提等服务。真正令公众警惕的是资本市场的热捧,以及互联网巨头复制以往打法,通过补贴争夺市场份额。据媒体统计,今年以来社区团购平台整体融资规模已经突破百亿,其中有9起投资案例单笔融资规模破亿。一时间,社区团购模式是否是商业模式创新、互联网企业再次横向扩张至民生领域是否会侵蚀基层群众利益引人关注。

我们认为:

1.社区团购本质为供应链体系改造,难言商业模式颠覆式创新。从商业模式来看,社区团购实质上是通过对生鲜供应链各环节进行改造升级,降低采购、流通等中间渠道的损耗,提高效率,创造价值。尽管与线下门店销售业务及传统电商模式相比,社区团购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新业态,但并无核心技术加持,难言颠覆式创新,归根结底仍是一门“零售生意”,给“熟人社交+社群营销”套上了新马甲。

2.社区团购争议折射公众对互联网平台“事实垄断”后果的深层忧虑。今年以来,舆论对资本无边界拓展愈发警惕,从网约车到外卖平台、长租公寓,烧钱、补贴、争抢存量市场蛋糕,终落得一地鸡毛的互联网巨头扩张手段饱受指摘,11月初,蚂蚁集团IPO被监管部门叫停以来,围绕互联网平台垄断后果的讨论持续。近期,《互联网巨头正在夺走卖菜商贩的生计》一文之所以掀起全网热议,便源于其触动了公众对巨头将垄断老百姓“菜篮子”的不安和恐惧。

一,担忧巨头垄断市场后,价格操纵、“大数据杀熟”乱象卷土重来。社区团购重点发力下沉市场,用户多为价格高度敏感人群,各互联网巨头采取补贴的老方式,以低价吸引了大量用户,但补贴结束后平台会否借机抬价、搞价格歧视对用户而言仍是未知风险。第二,担忧压缩传统生鲜链条流通环节造成失业风险。效率提升只能通过减少流通环节,这势必会造成部分人口失业,叠加经济下行背景,底层劳动者雪上加霜的处境甚至可能催生社会治理新难题。第三,担忧老年群体信息安全保障不利,给黑灰产犯罪可乘之机。由于社区团购完全基于微信群、APP内部,老年用户不仅需跨越“数字鸿沟”,更面临个人信息泄露、遭遇诈骗等信息安全风险。

3.“格局低”质疑暗含对互联网企业的新期待。一些舆论对比谷歌、特斯拉等国外巨头不断在生命科学、量子计算、航天等高科技领域取得的里程碑式突破,评价国内互联网企业格局过低,社区团购是挤占菜贩生存空间的生意。这些对比不见得合理,中国互联网企业近年来取得的科技进步有目共睹。但它体现了公众对互联网企业进一步放眼长远,承担更大社会责任的期待。具体而言,第一,互联网巨头不能成为只浮于应用层创新的“无根之木”,在不断横向扩张、跨界跨业竞争的同时,也要布局产业链上下游,拓展发展深度,多做从0到1的创新;第二,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互联网企业,尤其是大型互联网企业尤其应着眼长远,不断提升境界,主动攻坚克难,加大研发投入,壮大企业的“科技基因”,掌握核心技术,增强抗风险能力;第三,互联网企业应成为传统生鲜产业链赋能者,从供给侧提升生鲜行业的数字化水平、供应链效率和弹性,在这个过程中做大产业蛋糕,实现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简评:

近期有关社区团购的探讨中出现了不少对互联网企业“烧钱获客——补贴引流——提价杀熟——金融变现”发展链条的反思。更广泛的看,这些探讨具有深刻的时代背景,本质上是一次“双循环”发展格局下创新主体和互联网经济发展空间之辩。我们认为,对参与其中的企业,尤其是大型互联网来说,最重要的是思考在中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作为传统生鲜行业的颠覆者还是赋能者?能否承担起更大社会责任?毕竟,不管是公众还是政府,都不希望资本补贴盛宴之后行业生态升级不成反遭破坏,都期待企业能为“卡脖子”这一国家民族困境的破解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刘自然 王晓君。本文系分析师观点,不代表机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