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14年,中国互联网发生了积极而深刻的变化。这一年,中央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成立,习近平总书记亲任组长,完成了国家在互联网层面的顶层设计。这一年,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正能量更加巨大,中国开始进入互联网“新常态”。

2014年,中国从消费互联网正加速迈向产业互联网。各传统行业尤其是零售、金融、制造、医疗、教育等都在与互联网加速融合,互联网创业成为新亮点。随着智能移动终端的普及与多样化及大数据云计算能力,互联网势必将迈向从改变消费者个体的行为到改变各行业、政府乃至社会的“产业互联网”时代。

2014年,是“中国互联网外交元年”。11月,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成功召开,是中国首次举办的世界互联网领域规格最高、影响力最大的会议。12月,第七届中美互联网论坛在华盛顿举行。从乌镇到华盛顿,从“主场外交”到“征服之旅”,中国与互联网相关的涉外活动数量增多、节奏变快、程度加深,影响力也更为广泛。中国正在以更积极的姿态,构建中国作为全球互联网领域的强国地位。

2014年,正能量网络生态正式形成。网友在微博上发起“待用快餐”活动,全国30多个城市的300多家爱心餐厅参与,请环卫工人喝口热茶、吃碗热饭的呼声络绎不绝。此外该活动持续发力,遍地开花,还衍生出“待用文具”、“待用面包”、“待用书籍”、“待用电影”等一系列公益主题;8月,境外社交网络兴起的旨在关注渐冻人等罕见病的“冰桶挑战”传到中国,各界知名“大佬”纷纷应战、传递爱心;11月,“微笑挑战”点名游戏蹿红微信朋友圈,“用微笑感恩身边所有人”点燃了冬天里的一把火,各种微笑照片疯传网络,传递快乐正能量。这种在互联网上兴起的正能量正以独特的O2O方式推动着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

2014年,依法治国理念得到弘扬,网络空间日渐清朗。“净网2014”、“剑网2014”、“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治理”等10项专项行动的相继开展,在国家层面完成互联网层面的顶层设计后,互联网管理部门的网络治理思路逐渐明晰,分类统筹、分步管理的方法正在成型。

01.png

一、“三微一端”的移动舆论场成为中国网络舆论新重心

2副本.png

我国移动用户规模在2014年进入迅速增长期,信息由传统PC端流向移动端,互联网全面进入移动互联时代,而以微信、微博、(微)视频、客户端为代表的“三微一端”已成为移动舆论场新重心。

二、2014年是中国媒体融合元年

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网络入口、阅读习惯等发生了重大改变,门户网站也越来越成为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传统媒体。除原有的微博平台外,诸多传统媒体都在积极布局微信及客户端,剑指平台级应用,进行“移动化”、“碎片化”、“矩阵化”传播,取得了良好的传播效果。其中央视新闻的新媒体粉丝数已刚刚过亿,人民日报四个微信公号与五月份上线的新闻客户端也影响力颇大,新华社新闻客户端在六月份上线后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还有,澎湃、界面等新媒体产品的陆续上线,也给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融合提供了诸多价值参考。此外,在新浪效力了17年的总编辑陈彤11月离职加入小米负责内容运营,除了让世人感慨门户时代的落幕,更开启了终端、平台、内容、社交等整合发展多领域共生的“新媒体”时代。

33.png

 数据来源:新媒体排行榜、新浪微博、豌豆荚,统计时间:2014年11月25日)

3副本.png

4副本.png

三、意见领袖“退场”,“自媒体人”登场

2014年,微博上“意见领袖”即“大V”群体的活跃度明显下降,据不完全统计,整体发博量减少四成,并出现部分向微信公号迁移的现象。据腾讯微信官方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微信公众号总数超过580万,日均增长数1.5万个。随着微信公众账号影响力的扩大,往往聚焦垂直领域的作为私人化、平民化、普泛化、自主化传播的“自媒体人”正逐渐取代微博“大V”并被赋予新的民间舆论场话语权。随着各类自媒体联盟风生水起,以“自媒体人”为核心的圈群文化开始在舆论场中扮演重要作用。

四、匿名、无网、加密社交工具出现

互联网技术革新促使信息形态发生变化,也将带来网络舆论生态的迭代更新。国外的“Secret”、国内“无秘”、“吐司”等匿名社交应用在社交媒体界刮起“匿名风”;Firechat、茄子快传等无网传播功能也使得该工具拥有较大用户市场;Twister也以“去中心化”的形式打破传统社交软件。

77.png

88.png

五、微信政务开启建设移动互联服务型政府新时代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8月5日,已有29家中央机构开通政务微信,其中政务微信公号34个,服务号5个。垂直服务领域中,至2014年9月1日,全国公安交管系统政务微信数量已达703个,全面覆盖大陆31个省级(省、自治区、直辖市)行政区。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武汉交警的政务微信,自开通后已成功实现了交通事故快速拍照处理、带图片的事故信息推送、微信支付缴纳罚款等重要功能,并在筹划利用微信政务解决远程定责、基于个人位置信息的路段限行等交通信息提醒以及将整个车管所搬入服务号等场景。此外,全国共计几万余个基于宣传和服务的政务微信公号(订阅号与服务号)在2014年的快速开通,对未来移动互联时代降低社会运行成本、创新社会管理方式等将产生深远影响。

六、新闻网站仍是网上舆情首曝主要途径

5副本.png

6副本.png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1月至12月共计4783个网络舆情热点话题,网络舆论场中关于信息来源,新闻网站、报纸等仍是舆情热点首曝的主要途径,各传统主流媒体作为热点事件首曝渠道的比例均有提升,微博爆料占比较去年有所降低。值得注意的是,相关传统媒体在有关报道中譬如马航事件等,为“博眼球”抢发未经核实消息致讹传频现,引发舆论广泛质疑。此外,今日头条、澎湃等新兴媒体平台以及独立网站等也抢占信息首发地位,信息外溢至多平台的现象渐显。

七、超四成网上舆论热点能得到回应

7副本.png

2014年,近四成网络舆论热点得到涉事主体回应,相较2013年,涉事主体无回应的现象显著减少,回应也从追求回应速度转向兼顾回应节奏上,相关回应能够在一周内完成。回应方式方面,以接受记者采访最多,占比达48.2%,通过官方网站及微博等网络形式回应的涨幅明显。积极主动回应热点话题显现出涉事主体舆情应对能力日渐提升。

8副本.png

八、反腐倡廉、司法执法、国防外交是2014网上舆论最为关注之三大话题

9副本.png

九、反腐舆情进入官方主导模式,网络反腐出现断崖式降温

10副本.png

自2013年9月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正式上线并开通网络举报通道后,中纪委官方网站很快显示出引领网上反腐舆情的“引擎”作用。此后,全国各地纪委监察部门紧跟中纪委步伐开通官方网站,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纪委主动发出权威声音、抢占舆论高地的积极氛围。与此同时,网络反腐(或称民间反腐)发生断崖式降温,根据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统计,2014年由网络举报而揭露的腐败案件仅51件,全年总和不及网络反腐“鼎盛时期”一个季度的件数。由此可见,反腐“正规军”出击成效显著,网络反腐进入官方主导时代,摆脱过去“网络爆料—纪委介入”这种舆论的被动状态,转而形成“纪委公布—舆论热议”模式,官方牢牢把握住舆论话语权。舆论一度总结的“周一拍苍蝇,周五打老虎”纪委工作规律,正是印证了反腐“官方节奏”的深入人心。

十、“习大大现象”火爆网络

社交媒体在时政类话题的传播中应用日趋普遍,网络语境下的传播风格正向平民化、多元化方式转变。“习大大”一词成为了各相关网络盘点的年度热词,“习大大”、“彭麻麻”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在互联网上都具有超高人气,成功地塑造出了一种体制外的网络话语体系。从“萌漫画”到@学习粉丝团走红,从庆丰包子“习大大套餐”到视频“领导是怎么炼成的”,从年初“习主席的时间都去哪了?”到最近的“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习大大式的亲民务实、破除常规、宽容轻松,大大拉近了领导人与民众的距离,在2014年的网络舆论场中激发出了巨大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