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十四五”规划建议稿、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国务院金融委专题会议等近期重要会议与文件精神,并结合近期金融监管层重点动作举措,艾利艾智库预计今年金融监管将持续2020年四季度的总体态势和重点思路,主要体现为六点趋势。

趋势一: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工作。中央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为八项重点工作之一,对蚂蚁集团约谈检查并督促整改,但暂未做过度惩戒,表明监管重在引导平台型企业健康发展,纳入监管轨道,而非“一刀切”遏制其成长。未来相关治理,将以金融控股公司牌照管理、金融数据规则体系建设、市场竞争秩序维护和消费者权益保护为主要形式。

趋势二:监管对金融创新业务的态度继续趋于审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改此前“包容审慎”的监管理念措辞,明确“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维护金融经济安全和社会大局稳定是金融监管的重要目标之一。在互联网成为基础设施的背景下,所有以“创新”为名涉猎金融业务的企业均需摒弃“继续免予监管、野蛮生长”的预期,切实将其具有金融实质属性的业务合规管理,作为常态化工作持续推进。

趋势三:功能监管理念加速落地。自去年10月底的国务院金融委会议后,“同业务同监管、对同类主体一视同仁”的功能监管理念成为主导,近期监管层又通过论文、演讲等形式探讨央地协同监管问题。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业务通过“改头换面”形式包装的方式规避监管,或进行监管套利的空间愈发狭窄。互联网存款和网络小贷等“类银行”业务,后续将逐渐向银行保险等主流金融业态监管规则靠齐。

趋势四:功能监管理念下,进一步抓住资本充足率这一监管“牛鼻子”。从事金融业务需要资本金,否则利益不一致叠加高杠杆极易诱发道德风险。监管高度肯定对金融机构资本金和杠杆率施加约束的巴塞尔协议精神,要求金融机构以“将本逐利”思维保有与业务规模、风险水平相适应的资本金作为安全屏障,今后从事金融控股公司、互联网小额贷款等业务的企业需要筹备好足够的自有资金作为资本金投入,而未来业务规模也将受限于资本金规模。

趋势五:强化金融机构公司治理力度。这几年,安邦保险、包商银行等由于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问题,导致公司治理流于形式,金融机构内控失效,金融机构管理的信托资产被输送给大股东,给储户、投保人和整个金融体系造成很大风险,监管层被迫通过接管等方式进行风险处置。为了预防中小金融机构的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问题,监管层抓住公司治理这一“牛鼻子”,推进金融机构内部约束机制优化,股东违法违规行为和关联交易输送利益行为将被重点打击。

趋势六:夯实金融机构及股东主体责任。在过去几年的互联网金融乱象中,不少从业者和投资人都对风险视而不见,寄希望于政府力挽狂澜,刚兑兜底,而这助长了冒险经营行为。当前,监管层强调坚持落实金融机构主体责任,着力提升自救能力以防范“大而不能倒”风险,同时健全损失分担制度。未来问题机构押注“政府迫于维稳压力而介入兜底”的路子难再走通,建议相关企业审慎经营,自始至终做好合规内控和风险披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