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推动我国网络传媒行业向新媒体转型,为社会信息交流、公众诉求表达等带来巨大影响,网络舆论环境和新闻传播格局也随之发生深刻变化。在新媒体背景下,“假新闻”问题呈现出诸多新特点。本研究发现,假新闻在传播过程中具有明显的媒体融合特质:社交媒体成为滋生网络不实信息的温床,主流媒体在“拼速度、抢关注”的驱使下,将网络不实信息“洗”成新闻的情况突出。此外,尽管微博等网络平台的辟谣机制有所成熟,但“传谣——辟谣”的循环困境仍然存在,需要从多角度、多层面展开治理。

艾利艾智库历时一年有余,对2014年全年数百条新媒体假新闻进行搜集、跟踪、整理,抽样选取了传播较广、比较典型的92条进行多维度分析。本文阐述了新媒体时代假新闻的传播现状,分析新媒体传播的假新闻首发平台、领域类型和传播渠道,并通过案例分析的形式对一些典型事件进行解读,归纳总结假新闻传播的危害与原因分析,尝试提出新媒体时代假新闻的治理对策及趋势展望。

一、新媒体时代的假新闻传播现状

(一)假新闻因网络而盛,因网络而衰

从传统媒体到新媒体,假新闻现象始终屡禁不绝,其形态、成因及传播规律也随时代变化不断演进。自新媒体时代以来,网络传播的剧烈变革无形中为假新闻的产生提供了新的土壤。自媒体时代网络信息呈“爆炸式增长”,为假新闻的生产提供了充足“货源”。普通人可以随时参与新闻制造,而传统媒体及其从业者也对微博、论坛等网络爆料青睐有加。所幸的是,舆论环境对虚假信息的容忍度有限,追求新闻真实性是社会共识,多数假新闻因此只能“昙花一现”。

(二)主流媒体引用网络虚假信源,“洗”假成真

当前,主流媒体轻易引用网络谣言和虚假信源的情况较为普遍,经过主流媒体的报道,碎片化的网络谣言转身变成系统性的新闻报道,同时实现了从民间属性到官方属性的质变。在这种“弄假成真”的传播过程中,媒体充当了为谣言进行“背书”和“洗白”的推手,损害了自身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也为加深了网络炒作的负面效应。

(三)全媒体“拷贝式”传播,一假致众假

当前,新媒体假新闻传播呈现出高度的媒体融合(media convergence)态势,同一内容在传统媒体、新闻网站、新闻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公众号等诸多平台“拷贝式”传播,并存在互相作用的效应。例如,微博、论坛等网络平台上的不实消息为传统媒体提供信源,传统媒体的虚假报道则借助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实现二次传播。这些不同形态媒体之间信息流通和共享的便利,导致一家媒体传讹、众家报道俱假。

(四)媒体抢关注闹乌龙,陷“传谣——辟谣”循环

在众多假新闻事件中,媒体报道“不求核实,但求最快”、“不求客观准确,但求语出惊人”的现象较为普遍,“有图无真相”、“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等问题不一而足,将“钓鱼帖”、“洋葱新闻”等网络“恶搞”内容当真的案例亦不鲜见。究其原因,多为首发媒体只顾“抢时效、抢头条”,忽略了对信息真实性的认真考察,转发媒体亦缺乏审慎把关所致。媒体和记者对虚假信源的疏忽与失察,折射出当下媒体转型的艰难处境和浮躁心态,也暴露出部分媒体从业者的专业素养不足和职业道德缺失。凡此种种,使媒体在“传谣——辟谣”中不断循环,公信力也在一反一复中受到损害。

二、新媒体假新闻首发平台与领域类型

(一)首发平台:近六成假新闻信息源来自微博,微信首发不多但辟谣难度大

微博平台开放性高,像一个公开的信息交流广场,近年来成为众多新媒体假新闻的信息源,统计数据显示,近六成假新闻首发于此。如2014年8月网传“上海地铁出现老外晕倒车厢无一人相助,反而仓皇逃跑”的视频 ,不少媒体未核实信息即发布微博,引发网民热议,此后上海地铁方面证实消息并不属实,“列车进站后站务员及时上车对外籍乘客进行救助”。

微信平台用户基数大且具备较高的社交媒体属性,其平台内信息封闭性高,倾向于熟人间传播。数据显示,虽然微信首发的假新闻数量不多,但因其封闭式传播环境,自我纠错能力弱,不像微博“广场”易形成不同信息之间的对冲,且“强关系链”之间存在“人情”、“面子”等纠错障碍,辟谣难度大。如2014年微信平台出现的“APEC后拆分河北省”的假新闻,虽然在2011年即已出现,事后也有大量网民、媒体辟谣,但此类假新闻深谙用户心理,仍“周期性”出现于微信平台。

首发于网络媒体的假新闻占比32%,位列第二。此类媒体基数大,但多为传统媒体转型而成的新媒体形态,其中较有影响力的假新闻有10月28日《中国“落榜”世界空气最差20城》、12月17日《最新中国癌症地图出炉》等。

此外,2014年也有少数假新闻出现于豆瓣平台,如“95后女网友征集各地‘临时男友’陪游”为一起商业策划性假新闻,还引发全社会关注,造成较大社会负面影响。

 QQ截图20160106100613.png

图2-1  新媒体假新闻首发平台分布图

(数据来源:艾利艾智库/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

(二)领域类型

1.社会类假新闻高发,财经、教育、军事类假新闻多伴随热点事件出现

2014年,假新闻事件广泛分布于多个新闻报道领域,其中社会类的新闻占比最高,达43.9%,此类报道涉及民生百态,关注议题零碎,数量大,关涉人群复杂,出现假新闻的可能性也最高。如2014年7月21日,某视频网站一条《碰瓷男遭女司机碾轧》的假新闻在微博平台热传,经各大媒体官方微博转载后,引发广泛争议,4天后方有媒体调查指出“此事发生在韩国,且非碰瓷而是交通事故”。2014年10月21日某微信公号发表《十几个桔子竟然吃出了6000条虫子》,当日即有微博网民辟谣,指出该新闻为数年前的旧谣言。

2014年,财经、军事、教育等领域也屡有假新闻曝出,多伴随热点事件出现。如9月阿里巴巴上市之际流传的“马云投资移民香港 明年入籍”、8月份鲁甸地震期间微博平台流传的“救灾部队浑水泡面”、6月份高考期间媒体微博广泛转载的“深圳一班主任睡过头 全班准考证被堵路上”等。

2.时政类假新闻多为政策错误解读或炒作政治谣言

关涉时政的报道中,假新闻多伴随重大会议、政策规定等热点话题出现,往往由虚假信源和媒体误读所致。如在2014年的反腐热点话题中,8月27日某香港新媒体网站引用未署名信源,称王岐山在被问及“打虎动向”时表示“以后你就慢慢懂”。但此后政协委员葛剑雄坚决否认王岐山说过此话。该报道借助网络流行语炒作国家领导人谣言,释放出不当的政治信号。在媒体误读方面,2014年6月有媒体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针对打击新闻敲诈的有关要求误读为“不允许批评性报道”,对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蒋建国予以澄清,称相关规定只是强调记者行为需经单位同意,“绝非不允许进行批评报道”。

 QQ截图20160106100955.png

图2-2  新媒体假新闻领域分布图

(数据来源:艾利艾智库/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

三、新媒体假新闻传播环节及渠道

(一)假新闻扩散环节——媒体融合背景下假新闻呈“复合式”传播

数据显示,接近六成的假新闻借助微博、微信及门户网站进行传播。在当前国内媒体生态环境下,各大传统媒体正逐步转型新媒体,纷纷布局“双微一端”(微博、微信及客户端),推动媒体融合。在此背景下,假新闻信息呈现出“复合式”的传播特点,即一条假新闻发出后,往往在各大网络平台同步扩散,能够在短时间内提高信息的到达率和影响力。在此过程中,部分转载媒体往往责任缺位,一方面或是出于“法不责众”心理,另一方面恐是将转载时的把关判断交给了先于自己转载的媒体,尤其当该媒体为知名媒体时,跟风转载行为更常见。

从传播渠道的角度来看,微博、微信、门户网站、商业网站四大传播渠道作用各不相同。微博的开放性导致其既是假新闻主要的传播渠道,也是辟谣主力平台;门户网站因其高流量特性,多作为假新闻“中转站”,且转载媒体的跟风行为起到放大假新闻影响力的作用;微信平台的闭环属性和圈群化传播使纠错信息难以广泛覆盖;商业网站是假新闻“存活”时间最久的渠道,其对假新闻的处理效率较低。

 QQ截图20160106101037.png

图3-1  新媒体假新闻传播渠道分布图

(数据来源:艾利艾智库/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

(二)假新闻终结环节——超四成辟谣信息由微博首发,广场式开放环境利于信息流对冲

目前,各方针对假新闻的辟谣方式主要包括传统方式(主要为传统媒体报道、官方发布会等)和微博辟谣。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超过四成的辟谣信息由微博首发,作为新媒体的重要力量,微博平台的辟谣功能凸显。

微信、APP等平台受自身闭环结构或垂直结构的影响,目前在辟谣信息发布方面难以实现网络用户的广泛覆盖,反而易成为假新闻圈群化传播的“推手”。而微博作为开放式社交平台,信息在公开环境中传播,受到各方监督和不同信息的对冲,其错误之处能够较快被发现,并在各类信息对冲中被充分讨论并最终被纠正。

 QQ截图20160106101208.png

图3-2  2014年新媒体假新闻微博辟谣占比

(数据来源:艾利艾智库/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

四、新媒体假新闻典型案例分析

(一)媒体实力不足导致重大事件的假新闻频出——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

1.事件概述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由吉隆坡飞往北京的MH370号航班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飞机失联后多日,微博成为重要的舆论阵地和信息平台,但部分微博内容失实、网络媒体盲目转载等问题较为突出,引发舆论的普遍质疑与批评。多家主流媒体网站转载《CNN称马航MH370航班在越南坠落》、《越南海军确认飞机坠落越南马来领海交界处》、《失联飞机被菲律宾海事船发现》等新闻,某媒体微博还称,“马航总经理现场讲话,航班已证实在越南南宁(音)地区降落。” 

2.真相还原

3月10日,人民网“求真”栏目发布《“马航客机失联”不实传言回顾》,澄清了7个关于客机失联的假新闻。

(1)“越南搜救人员发现失联客机信号”不实。后经证实,越南媒体所报道的信号发现位置是飞机失去联络前的最后位置。

(2)“波音中国总裁称飞机已经找到”不实。此前,波音中国总裁马爱仑@小马哥爱747称飞机已经找到,波音技术团队正前往协助调查。此后,波音中国总裁马爱仑@小马哥爱747删除了该微博,并称“飞机已经找到”是错误的消息,搜索仍在继续。

(3)“MH370航班被菲律宾海事船发现”不实。经越通社记者黎勇河证实,越通社未刊发此篇报道。越通社网站也没看到相关报道。“MH370航班被菲律宾海事船发现”说法不实。

(4)“失联飞机被菲律宾海事船发现”不实。这则短讯这是天涯网友“巴蒂斯图塔”在3月8日晚杜撰的一个“泰坦尼克号式”的玩笑。

(5)“南海救助局两艘搜救船于3月8日上午前往搜救”不实。南海救助局表示,当时为搜救船从岸边往锚地去,并非前往搜救,当时南海救助局三艘搜救船仍在待命准备中。

(6)网传“马航飞机迫降南宁”不实。8日,针对网传“马航飞机迫降南宁”一事,广西南宁和当地的龙洞堡机场均否认马航航班在此降落。

(7)CNN未发布失联客机坠毁消息。

3.问题点评

马航航班失联事件中,媒体能力受权威信息源缺位、事实不清、搜救进展缓慢等环境因素和技术问题的影响,可采用的真实信息较为有限,这是该事件中各类假新闻出现的根本原因。同时,失联事件发生后的几天内,众多媒体微博过于频繁地发布信息,让许多网民感觉到不适应。事实上,对于网民来说有突破性价值的新信息并不多,有网民因此质疑如此高频率地更新是否会加剧公众接收信息的混乱程度。

(二)媒体误读导致文章原意颠倒——赴新疆旅游每位游客奖500元事件

1.事件概述

2014年5月29日,某网络媒体刊发文章《“云彩遮不住太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旅游局局长伊那木•乃斯尔丁认为暴恐事件无法阻碍新疆旅游发展》,关注5•22暴恐事件对新疆旅游业的影响。报道称“近期新疆划拨专项资金,为每位到新疆的游客提供500元奖励”。报道发布后随之在各大新媒体平台传播,标题也重新编辑为《新疆:暴恐无法阻碍旅游 每位赴疆游客奖500元》,强调奖励内容,引来网民热议。但随后新疆官方核实,该奖励消息遭曲解,系“假新闻”。

2.真相还原

“每位赴疆游客奖500元”的说法容易使得公众联想为该政策面向对象为普通游客、起止时间为现在。但事实是当天即有媒体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旅游局求证,官方回复是:500元旅游奖励并非针对自由行游客,而是针对旅游团队,系当地政府应对旅游淡季出台的补贴,已于4月30日截止。“每位赴疆游客奖500元”并非新疆旅游局刚刚推出的奖励政策,系曲解导致。

3.问题点评

就该报道来说,记者的错误在于曲解了政策实施时间,将“过去时”政策理解为“将来时”,直接导致政策原意的颠倒。这或许是记者的无心之失,但作为一篇官方的主动宣传稿件,一处关键时间的颠倒不仅使得宣传效果尽失,还起反作用,这从后续舆论出现大量指责新疆旅游局政策“拍脑袋”可见一斑。可见媒体报道一旦脱离了基本事实,不仅会损害媒体自身的公信力,也会将本已脆弱的政府公信力推至悬崖边缘,需慎之又慎。

抛开新闻真与假,从传播角度看,新媒体平台作用是关键。原报道的标题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旅游局局长:暴恐事件无法阻碍旅游发展》,是种公告式的报道,四平八稳却没有新意,可以预见如果没有门户网站、各类咨询客户端挖掘出了该报道的“亮点”,重新拟定标题,如果没有媒体微博的发布,该报道很可能不会引发大规模关注。而“每位赴疆游客奖500元”的标题则类似于商业促销广告,直接刺激大众后是各类媒体的官方微博发布信息。新媒体时代“眼球为王”、“流量至上”,媒体报道标题重要性更加突出,这也是传统媒体创新报道的着力点。

(三)主观造假消息未核实即传播——“拆分河北”网络谣言

1.事件概述

2014年11月APEC会议后,微信平台开始流传一篇题为《APEC后的大动作,拆分河北成定局?》的分析文章,其中“撤销河北省,建立石家庄直辖市”、“将环北京区域划归北京市”、“将唐山、秦皇岛、沧州三市划归天津市”等观点分析看似“有模有样”,还有规划图作为论据,不少网民转发至微博及朋友圈,不少网络媒体、商业网站转发,引发广泛关注,。但此后,有多位网民求证该消息实为一条2011年起就存在的老旧“YY帖”,纯属主观臆测。

2.真相还原

该消息源自2011年国内“铁血军事”论坛一位名为“青衫老祖”的网友的帖文,原帖文是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将“推进京津冀一体化,发展‘首都经济圈’纳入国家战略”后,网友为政府部门建言献策的文章。2014年两会后,京津冀一体化再度升温,此条假新闻是借助APEC期间各界对京津冀地区的关注而炒作起来的一条谣言。

3.问题点评

近年来,随着国家城镇化进程的加速,网络空间内炒作中国行政区划调整的消息也屡次出现,以往传统媒体时代,此类消息多是网络流言、谣言,多存在于论坛、博客等网络平台内,少有传统媒体采纳信源刊发报道,但随着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出现,大幅降低了新闻报道门槛,“人人都是记者”,这也导致采编人员素质高低不一,信息质量的良莠不齐,不少“自媒体”为片面追求粉丝数、文章点击率不择手段,或抄袭转载其他“自媒体”文章,或发布虚假消息吸引眼球等。同时,较之传统媒体时代,新媒体时期信息冗余度很高,追溯查证信源的难度也较之以往大大增加,对采编人员的要求也更高。

另一方面,也应看到,新媒体平台也极大释放了网民的参与热情,消解了以往传统媒体时期存在的信息不对称现象,增强了网络空间的自净力。这则假新闻流传起始于新媒体, “终结者”却是网民,媒体只是起到助力传播的作用,也对新媒体起到监督作用。

(四)信息披露不全导致事实残缺——湖南产妇死亡事件

1.事件概述

2014年8月12日,湖南某新闻网站发布一则题为《产妇惨死手术台医生护士跑路 医院称已尽全力》的新闻报道,称“8月10日下午,湖南湘潭县妇幼保健医院一名张姓产妇,在做剖腹产手术时,因术后大出血不幸死亡。报道引用家属说法称,“(产妇)是非正常死亡,医院存在很大责任,如果发现及时不至于死亡,也不至于隐瞒这么久”。报道还含有情绪化的描述,称产妇“赤身裸体躺在手术台满口鲜血,眼睛里还含着泪水,可却再有没有了呼吸,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却全体失踪了。”该报道发出后,引发全国媒体对产妇死亡事件的关注。

2.真相还原

随着网络舆论的高涨,8月13日,湘潭县官方微博通报称,产妇分娩后被医生诊断为“羊水栓塞”,院方立即展开全力抢救,但最终因抢救无效而死亡。同时,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还就报道中“本该在抢救的医护人员全体失踪”的说法予以回应,称医护人员在产妇心跳停止后抢救了半小时才放弃,院方宣布死亡后,手术室外聚集数十名家属情绪激动,家属冲进手术室时,医护人员正在休息室,并非“全体失踪”。

3.问题点评

首发媒体未能从医患双方的角度进行客观报道,而是倾向性地报道患者家属的“一面之词”,有意无意间忽略了院方“尽责”这一客观事实,因此导致事实完整性出现严重缺失,也使得事件从一起普通的医患事件演变成轰动全国的公众事件。医患矛盾在我国社会长期存在且治理困难,从媒体报道的角度出发,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理应对医患冲突事件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但通过此次事件,媒体为“抢时效”而忽略部分事实,甚至借不实信息和煽情手法唤起舆论对“弱势”一方的同情,这都对媒体公信力提出了严肃拷问。

(五)媒体不察导致低俗炒作扰乱社会道德——95后女子用身体换旅行事件

1.事件概述

2014年10月中旬,一则“95后女子用身体换旅行”的网络消息开始在网上流传。23日,某报纸利用整版刊载题为《95后女子“用身体换全国游”每到一地征临时男友》的新闻,内容主要引用了此前网贴内容。报道称,一名自称“95后萌妹”的女网友在网络上发帖,公开宣布了自己“0元游中国”的计划:面向网友展开“临时男友”的征集。最后还告诫读者“旅行蹭吃蹭住有风险,女生最好不要轻易尝试”。该报道一经刊出,便引发多家网络媒体参与转载报道。

2.真相还原

10月23日,自媒体微博账号“传媒大观察”针对此事发布微博辟谣信息,称“已经初步证实这依然为某社交软件涉嫌色情营销假新闻炒作,我们正在搜集更多证据向公安机关及互联网管理部门举报”,并“奉劝各大‘权威’媒体自重。” 10月28日,国家网信办认定该报道提及的某软件“涉嫌传播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对其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

3.问题点评

梳理“95后女子用身体换旅行”事件脉络发现以下三点问题:一是网络社交平台正在日益成为一些商家散布低俗炒作信息的主要平台,并通过网络传播达到炮制假新闻信源的不良目的;二是传统媒体对网络信源的不察,导致低俗炒作新闻堂而皇之的登上官方舆论场,对社会主流价值观带来冲击;三是网络媒体跟风转载的行为较为普遍,反映出媒体对“身体换旅行”这一低俗概念的普遍纵容,以此博取网民眼球。

另外,自媒体账号在此次事件中的辟谣表现较为突出,传媒学者陈昌凤认为,“这说明,随着谣言一步步被网友‘粉碎’,网络舆论场的谣言自净能力逐步彰显。”相信并着力培育网络的自净化功能,提高新闻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对于净化网络舆论生态具有积极的意义。对新媒体的一项调研表明,一些主流媒体的微博、微信和新闻客户端整体表现不错,有很强的自律性。学者张志安认为,调动这些新媒体平台的积极性,让它们在网络舆论场中发出主流媒体的声音很有必要,能够有效对冲部分自媒体的杂音噪音。 

五、新媒体假新闻传播危害及原因分析

(一)传播危害

新媒体条件下,假新闻的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危害更大,管控难度增大,且会因多方转载、多平台传播而在网络空间中长久存留,辟谣和澄清也难以完全消除其所造成的影响。归结起来,其危害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降低媒体公信力

媒体因深谙生产新闻信息的观察、组织、分析、发布等专业化工作,而被公众视为信息纷繁复杂、瞬息万变的网络世界中最权威可靠的信源,媒体传播假新闻却对这种信任构成极大挑战,将媒体多年苦心经营的品牌资产毁于一旦。对于资质越老、影响力越大的媒体,假新闻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大。同一家媒体误报误传的次数越多、频次越高,公信力流失的也就越快。多家媒体连环传假,则降低了整个媒体行业的社会公信力。

2.损害当事方利益

多数假新闻都会对当事主体名誉、经济等方面的利益造成极大损害。涉事方为个人时,假新闻通常会对损伤其名誉,且因网络信息具有永久存留性,这种损害几乎不可逆转。当涉事主体为政府机构或公职人员时,假新闻往往会造成公众对政府的负面评价,如“广电总局不允许记者做批评性报道”,使该机构一时间成为舆论众矢之的。此外,假新闻也时常令当事企业遭受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3.混淆公众视听

从社会危害的角度来看,假新闻破坏了社会信息交流秩序,使公众蒙受误导和欺骗,进而偏离对现实社会的正确认知、对所发生事件作出错误判断。由于网络信息来源庞杂、数量庞大,且多渠道、多媒体传播,监督管控难度较大,相当一部分未被更正和删除的假新闻长期留存于网络空间,持续混淆着广大公众的视听。

4.败坏道德风气

“眼球效应”是新媒体时代假新闻产生和传播的重要催化剂,假新闻在追求“新、奇、异、情”的过程中,也不断侵蚀着社会的公序良俗、道德风气。如“南京女孩扶起倒地老人被讹100元”暗示乐于助人、见义勇为风险,降低社会信任度,“95后女子‘身体换旅行’”等报道则间接影响青少年的价值取向。

5.影响社会稳定

新媒体假新闻的传播速度和扩散范围都非传统媒体可比拟,对公众情绪的影响力之大,足以使其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如暴恐等不实消息往往会引发公众对自身安全的恐慌,“最新中国癌症地图”催生公众对生存的焦虑,此种大范围的社会情绪如果与其他不稳定因素相联系,极易酿成公共危机。

(二)原因分析

本研究通过对2014年媒体假新闻错误属性的分析发现,媒体误读、主观造假、披露不全等媒体主观行为造成的假新闻占比高达九成,说明出现假新闻的原因主要在媒体自身。但一些外部因素的作用也不容小觑。总体而言,大致有以下几点:

1.记者素养不足,媒体把关不严

记者作为新闻报道的直接生产者,应对假新闻的产生负主要责任,主要体现为道德素养和专业素养两方面的不足。职业道德的缺失,使其轻视新闻真实的重要性,对网络信源不经核实求证即予以使用,甚至敢于违背新闻真实性原则,主动制造假新闻;专业知识的不足,则使其缺乏对新闻素材的判断力和甄别力,错把“洋葱新闻”“钓鱼帖”等网友自娱自乐的内容当成事实,误读、误解个别专业领域信息。记者仅凭个人能力,往往难以确保报道准确性,需要媒体利用自身机构专业性和团队效应对新闻内容进行把关。然而,网络媒体的把关机制明显弱于传统媒体,新闻网站及传统媒体的微博、微信账号等,通常仅由网络编辑核发,监督审核机制如此薄弱,出现假新闻自然不足为奇。

2.经济利益驱使,惩处力度不大

记者轻率采用信源媒体把关不严,也给受经济利益驱使而蓄意造假炒作者以可乘之机,记者和媒体往往被人利用却并不自知。此外,网络时代媒体数量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激烈竞争,迫使媒体为确保经济效益而拼抢公众注意力,“抢首发、抢头条”闹出假新闻乌龙的情况时有发生,还出现个别媒体难挡金钱诱惑,主动配合企业炮制假新闻进行商业营销的现象。网络媒体的飞速发展,使相关法律法规具有一定滞后性。关于新闻报道真实性责任主体和违法行为的界定,以及具体处罚措施等方面的规定,还不够明确和完善,导致法规执行力度和惩处力度有限,假新闻的违法成本较低,难以形成有效震慑。

3.网络环境复杂,公众责任缺失

网络媒体时代,信息数量庞大,真实新闻、洋葱新闻、商业策划新闻混杂其中,且改动文字和图片的技术手段易用易得,使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对已经发布的报道进行修改,加大了信息鉴别的难度,使假新闻的出现防不胜防。网络的虚拟性和社交性,在不断激发公众表达欲望的同时,也松绑了公众的社会责任。部分网络用户在匿名的保护下,蓄意制造和传播假新闻,成为一些假新闻的始作俑者。

六、新媒体假新闻的治理对策与预测展望

(一)治理对策

1.树立监管主体权威,厘清认定盲区和法律责任

假新闻的泛滥对新闻执法部门的管理工作提出要求,各级监管机构需要严格落实层级责任,加强新闻及网络信息管理制度,树立监管主体的权威性。在治理过程中,首先应当加大新闻源头管理力度,对假媒体、假记者站、假记者等“新闻三假”现象予以坚决取缔;其次,需制定假新闻的官方鉴定标准和鉴定流程,以避免因认定模糊而引起的舆论争议。另外,应当尽早出台规范媒体行为的相关法律,明确假新闻制造者和传播者的法律责任,对主观造假和恶意造假等行为予以依法打击。

2.建立假新闻举报平台,鼓励社会公众参与监督

公民监督是有效治理假新闻现象不可或缺的一环,应当充分鼓励社会公众积极参与监督举报。监管机构应当建立权威的假新闻信息平台,设置监督举报、信息鉴定、辟谣发布、案例曝光等功能,将此类平台长期面向社会公开。相关机构还应当对社会举报信息予以及时反馈,并对未证实的信息进行准确鉴定。

3.完善媒体自我审核机制,提升媒体人职业素养

假新闻的泛滥不仅反映出媒体自我审核机制的缺位,也折射出部分媒体人职业道德的缺失。在治理假新闻的过程中,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都应当主动落实主体责任,建立并完善信息的自我审核机制,把好新闻生产的第一道关口;同时,媒体从业者应严守职业底线,强化自律意识和求真精神,自觉维护新闻真实性和媒体公信力,积极推动网络舆论环境健康发展。

4.强化辟谣响应机制,推动辟谣工作常态化

鉴于假新闻现象对当事主体造成的诸多负面影响,建立和强化辟谣机制,畅通当事主体及时、有效辟谣渠道,推动辟谣工作常态化,成为必需之举。党政机构及企业可将官方网站、“双微一端”作为辟谣主战场,及时发声、澄清事实,并积极与媒体联动,借助其渠道优势加强辟谣效果。此外,有关部门还应当鼓励社会公众参与合法辟谣,利用官方力量帮助受害主体主动辟谣。

(二)预测展望

1.媒体首发言论趋于谨慎,动态报道兼顾时效性和真实性

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信息披露有限,媒体凭借只言片语妄下论断,难免会造成报道失实。实际上,“新闻真实”不只是准确,而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 ,随着事态的发展、调查的深入,事件的全貌会逐步显现出来。在认识到“及时发声”的局限性之后,媒体的首发言论将日趋谨慎,然后再通过跟进报道递进式丰富信息,展现事件发展的“动态真实”,直至接近“全面真实”,使新闻不失时效又确保真实。

2.新闻报道降速提质减少“抢发”乌龙,视角独特性和解读深刻性重新受到重视

新媒体发布及时、传播快速、影响广泛的特性也导致了网络新闻“发布快,传播快,被证假更快”,公众对“快新闻”的信任度日渐降低,加之网络信息表象化、同质化问题严重,公众的新闻需求将由“及时”变为“精深”,新闻报道的视角独特性和解读深刻性将重新受到重视,网络媒体或将进入“慢新闻”时代。当新闻报道降速之后,因“抢发”造成的假新闻数量将大幅减少,新闻“含金量”则会得到有效提升。

3.成熟把关机制平衡公众参与性和媒体专业性,重塑媒体权威性和公信力 

新媒体把普通公众从单纯的新闻消费者,变成新闻的生产者、消费者和传播者,新闻的公众参与性得到前所未有的增强。但是,受自身知识水平、社会阶层、技术条件等主客观因素所限,公民记者生产的信息多是随机的、片面的、有待证实和分析的半成品,需要媒体利用自身专业优势,对其进行把关和加工,才能成为合格的新闻产品。“把关人”角色作为媒体专业性的重要体现,将不断得到强化。随着媒体把关机制的成熟,媒体在复杂网络环境中的判断力将得到提高,在公众参与性和媒体专业性之间取得平衡。道听途说、偏听误信造成的假新闻将大为减少,媒体权威性和公信力也将得到有效修复。

4.公众监督和法律约束倒逼新闻真实性,新闻生产透明度增强

新媒体的交互性和开放性虽然使假新闻的传播更快更广,但也使其置于众目睽睽之下,接受检视和甄别,“全民打假”的力量使其生存周期越来越短。加之相关法律法规的日益完善,制造和传播假新闻的违法成本越来越高,其生存空间也进一步被挤压。公众监督和法律约束正形成一股合力,倒逼新闻真实性。这一氛围也将促使媒体记者在新闻报道中尽可能展现采访过程和手段,详述信息获得来源及过程,避免使用“据相关人士透露”等语焉不详的字眼,以增加新闻可信性,把对新闻真实性和重要性的判断权移交给受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