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1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即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对种业工作作出重要部署。关于打好种业翻身仗,文件指出,加强农业种质资源保护开发利用,深入实施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联合攻关,突出解决好种子和耕地两个要害问题,坚持农业科技自立自强,加快推进农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

我国是农业大国,但仍是种子净进口国,全球十大种业公司仅占其一。艾利艾智库调研发现,种业当前还面临四个现实问题: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不足;种子科技研发水平较低;种业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科研与市场脱节、推广不足。

在这场翻身仗中,种业企业是种业科技、产业发展的关键主体。种业突破需要四方面支持:第一,产、学、研加强良种联合攻关,开发突破性品种。第二,由政府为优质种子提供质保背书,提高农民对国产种子的信任度。第三,优化保护审查机制,加强种业市场监管。第四,探索利用非关税壁垒限制国外种子进口,保护我国种子企业。

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不足,种质材料高度依赖国外

第一,种质资源消失风险加剧。2002年,中央财政设立农作物良种补贴资金,依据实际种植品种和种植面积实行补贴,以提高良种覆盖率和增加农产品产量。长期下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科研单位和种子企业以稳定和增产为育种目标,农民放弃传统品种,采用高产杂交品种,造成品种多样性锐减。据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结果,在湖北、湖南、广西等六省份375个县,71.8%的粮食作物地方品种消失,其中不乏优质、抗病、耐瘠薄的特性品种。

我国玉米种质资源的遗传多样性本就不丰富,加之长期依赖美国玉米种质资源和少数骨干自交系,地方品种流失风险极高。根据SIFOR报告,广西、云南玉米地方品种种植户2002~2012年期间下降了45%,地方品种的户均种植面积也从2002年的2.64亩下降到2012年的1.35亩。杂交稻虽然品种数量增加,但种质资源基础却不丰富,目前大面积使用的杂交稻组合的不育系仅有100多个。

第二,种质精准鉴定存在困难。北京市农业农村局种业管理处处长王艺中表示,我国种质资源表型精准鉴定、全基因组水平基因型鉴定以及新基因发掘不够,难以满足品种选育对优异新种质和新基因需求。市场资质乱象,如超资质鉴定、超范围检验、乱用“CASL” “CMA”“CNAS”标志、鉴定仪器不满足要求、鉴定单位的分包单位不具备资质等,导致种质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存在困难。

第三,部分作物育种所用的种质材料高度依赖国外。随着品种多样性衰退,加之已有种质资源利用效率低,我国部分作物育种所用的种质材料高度依赖于国外,其中以玉米、各类蔬菜为甚。第二十八届北京种业大会——首届中国玉米产业链大会评选的20个“荣誉殿堂”玉米品种中,有近三分之一品种的父本、母本为国外种质材料。黑龙江省农科院克山分院的“国家种质克山马铃薯试管苗库”已收集国内外马铃薯种质资源2600多份,其育种研发过程中需要依靠国外野生种质资源。近年来,随着国外对种质资源控制趋严,获取国外种质资源将更加困难。

种业科研水平低,同质化严重、突破性欠缺

第一,跨国种业已进入“常规育种+生物技术+信息化”的育种“4.0时代”,我国仍处在以杂交选育为主的“2.0时代”。从种业科技创新水平来看,我国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尤其是核心技术创新不足。以水稻育种为例,国际种业早已进入分子育种、工厂化育种、生物育种阶段,我国部分地区仍以常规育种手段为主,靠眼看、凭手摸,分子标记开发与辅助选择、种间杂交与胚拯救、花药培养与遗传转化、基因编辑与分子育种等技术应用少。

第二,品种审定多但同质化严重,缺少技术突破性品种。据环球网报道,近十年,我国已审定、登记农作物品种3.9万个。但近年来,我国品种研发主要集中的低水平层面上,各个作物的种子市场销售前几名基本没有变化,品种重复问题较为严重。现代种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专职董事吕小明认为,企业为了生存,纷纷模仿育种,同质化竞争严重,也导致市场监管难题。如玉米种子企业自郑单9582000年审定)和先玉3352004年审定)品种审定至今,没有突破性的新品种。

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欠缺,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第一,我国种子行业相关法律监管不够完善,处罚力度低。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丁峰认为,我国对侵害品种权行为惩罚力度过低,法院一般判赔几万元至几十万元,惩罚力度低。先锋公司曾因涉嫌侵犯孟山都公司专利权以及违反协议被起诉,后两家公司就该项技术专利权达成一项17.5亿美元的新协议。

第二,套牌种子、违法转基因种子屡禁不绝。部分套牌种子能够达到纯度、净度和发芽率等方面标准,因其成本低,在市场中具有竞争优势。违法的转基因种子则凭借其高产、性状优良等优势,在市场中私下流通。热门品种是假冒仿劣重灾区,新品种刚刚通过审定,其亲本就可能被窃取,套牌种子随后流入市场,模仿的收益远远高于创新的投入产出,造成劣币驱逐良币。

科研与市场脱节、推广不足,国产品种种植积极性不高

第一,种子企业育繁推一体化经营水平低,科研机构、高校研究与企业需求错位。2019年,我国具备“育繁推”一体化的种子企业仅80家左右,不到总数的3%,种子企业获取新品种的方式主要是购买、合作研发,缺乏稳定的品种支持。我国种子研发主要依赖科研机构、高校等,但研发与市场需求脱轨现象严重。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我国每年登记新品种子品类达百种,但是80%被鉴定没有推广价值。

第二,国产品种推广在农村基础设施、推广队伍、资金投入不足。在农村基础设施方面乡镇农技站缺少用于提供服务的专门场地,没有先进的设备,服务手段过于单一,在科技成果的推广与转化方面有诸多的限制。在推广队伍方面基层种子推广队伍的人员素质相对较低,有职称的人员数量少,在实际工作中学习能力不足,种子推广服务水平不高。由于编制、福利待遇低,高校毕业生不愿到基层工作,存在人才断层现象。资金投入方面当前大部分种子管理部门的资金来源主要为政府拨款。县级政府对种子新品种引进重视程度不够,种子管理部门获得经费较为困难,新品种的引进和全面推广工作难以开展。管理部门缺乏经费和相应规范实验意识,盲目引进,导致部分高产品种在本地收益较差。

第三,农民种植国产品种积极性不高。部分进口蔬菜种子虽然比国产种子价格高出了几倍甚至几十倍,但其收益也更高。其中,以洋西红柿为例,除了耐运输,其产量还比国产品种高出75%,能卖4元一斤,国产西红柿只能卖2.5-3元,农民种植洋西红柿的年收入比国产品种高出1倍以上。

种业突破还需四方面支持

第一,依托优势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和企业,依托现有种质资源,加强良种联合攻关,开发突破性品种。

第二,提高农民对国产种子的信任度。

第三,优化保护审查机制,完善种业大数据平台,加强市场监管和打击力度。

第四,在细分领域,探索利用非关税壁垒限制国外种子进口,保护我国种子企业。


艾利艾智库科技产业专题研究组

说明:本文内容基于艾利艾智库《科技产业战略研报》编制,仅公开研究报告部分观点。如需内部完整版,请与调研组取得联系。联系人:金振杰,电话010-57892901;010-57892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