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年来,国内投资集成电路产业的热情不断高涨,部分无经验、无技术、无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个别地方政府盲目投资,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江苏、四川、湖北、贵州、陕西等5省的6个百亿级集成电路项目先后停摆,多个项目建设停滞、厂房空置。

image.png

集成电路项目难度高、易烂尾的三大共性

一、      芯片领域专业门槛高,政府研判难,盲目投资易造成资源浪费。

在“国产替代”预期下,芯片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投资热潮,仅2020年上半年,国内就有接近20个地方签约或开工建设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合计规划投资超过600亿元,是去年全年总额的2倍。近80%的项目落地在国内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普遍属于半导体产业基础薄弱、无相关项目建设经验的地区。部分地方政府在没有人才与产业基础的情况下“盲目上马”,甚至不惜重金挖角,或者免费配套土地,如据媒体报道,武汉弘芯千亿级项目仅由武汉东西湖区审核,未上报武汉市即启动。

二、      牵头方并非行业中坚稳定力量,少数企业趁机套取政府补贴。

半导体行业内少数企业用地方招商引资,腾笼换鸟、新旧动能转换的迫切心理,实施套取政府补贴、贷款、投资的行为。媒体报道称,武汉弘芯项目借助资本方、行业专家的包装站台后,出现企业大股东实缴资本为零,政府资本反而先行到位的情况;南京德科码、德淮半导体、宁波承兴三大项目中均有一位名为“李睿为”的人参与,存在前期资金靠政府投资,建设靠供应商垫资,其个人拒绝出资的情况;河北昂扬董事长实名举报总经理徐国中涉嫌骗取政府补助资金和国有土地。上述乱象不仅造成资源浪费,还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三、      企业缺乏自主研发技术的实力和动力。

部分项目存在创业团队核心队伍尚未成型的情况,更有企业抱着“侥幸”心理,自己没有技术,企图依赖“外部购买”。据媒体报道,成都格芯与福建晋华集成电路两大项目都是工厂已经落定,却因为技术问题而抱憾,成都格芯甚至“建厂以来从未开工”。


集成电路项目投资“识骗”模型

根据集成电路行业从业人员、技术、资本等多方面特性,总结归纳出集成电路项目投资四方面主要评估指标,以期为重大投资决策提供可行性分析与判断依据。

202101251611553273161.png

一、      创始团队整体素质评估

1、是否有行业专家公开发声支持。

2、是否有行业专家担任顾问。

3、是否有行业专家担任职业经理人。

4、是否有行业专家入股;专家入股方式为技术入股,还是个人资金跟投入股。

二、项目资本结构评估

1、政府出资比例。政府出资比例越高,项目投资风险越大。

2、债权融资比例。创始团队债权融资的比例越高,项目投资风险越大。

3、知名机构领投比例。其投资可视为实力和潜力的“检验合格证书”。

4、创始人跟投及实缴出资比例。创始人跟投及实缴出资比例越高,项目投资风险越小。

三、项目建设和配套条件评估

1、公司厂址选择是否合理。如配套水、电、气、交通条件能否满足项目需要;周边是否有其他半导体企业集聚。

2、厂房图纸设计是否符合项目要求。集成电路生产对厂房环境的气密、保温、隔热、防火、防潮、防尘、耐久、易清洗等具有高要求。

3、项目设备/材料等硬件配置选择是否合理。所采用的设备/材料能否与生产工艺、资源条件及项目单位的工人技术水平和管理者的管理水平相协调;引进设备对国外配件、维修材料、辅料的依赖程度和解决途径;引进设备与国内设备能否相协调。

4、技术方案是否先进、适用、合理、协调。是否与其他条件相配套;是否投产的为过期专利技术的产能;技术上是否完全依赖境外合作或购买。

5、项目承包方、施工方款项是否正常结算。

6、是否进行正常的校招/社招流程。

7、工地能源能耗、施工进度是否正常。

四、项目创始人分析

1、创始人经济地位、信用状况、资产负债情况及偿债能力评估。

2、创始人教育背景评估。是否有半导体相关专业学科背景。

3、创始人研究背景评估。是否在半导体相关科研院所或高校从事过研究或教学工作。

4、创始人产业背景评估。是否具有半导体行业实际产线运营相关的工作经验。

我们对相关案例的实际情况进行评估发现:除了个别项目因特殊原因被迫停摆以外,模型很好预测了其余项目的风险情况。特别是,各个爆雷项目都出现了政府出资比例高,而创始团队个人几无跟投入股的情形。


集成电路项目投资“避坑”法则

一、      防范投机企业“浑水摸鱼”、骗取补贴,做好项目相关企业的背景调查。

1.      利用第三方专业机构,向专家学者、专业咨询机构或银行评级风控部门借智借力;

2.      采取鼓励创始人或核心技术人员跟投、核心创始人自身部分资金资产捆绑的方式,实现核心人员与企业发展深度绑定,提升资金的使用效能,以实现政府、专家、企业、市场各方的良性互动、稳健运行;

3.      借助市场化机制防控风险,寻求与专业投资机构联合投资,协助落实尽调风控。

二、尊重技术发展规律,摒弃近利思维。

集成电路产业对资本、科研设施、大学和科研机构等要素有着高要求,各产业链要素环环相扣,项目成长周期长。仅靠地方政府进行大额资金支持,单一企业及项目难以长期发展。需结合国家产业规划与发展战略、地区实际基础情况和优势资源,决策是否进行集成电路项目的布局。

三、加强规划与监督,建立由省级多部门协同的审核机制。

如省级发改部门可加强与经信、科技部门,及市级人民政府的沟通协调与前置审核,要求市级乃至区级政府强化风控机制,提升风险认知,避免项目盲目上马。省级部门按照“主体集中、区域集聚”的发展原则,加强对集成电路重大项目建设的服务和指导,做好规划布局,引导行业加强自律,阻止项目之间发生跨区域、跨省的恶性“抢人大战”,以免造成优质资源分散、省内龙头企业单体竞争力削弱等问题。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