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8300036c82dd7ec2fe.jpg

1.唯流量论导向下,自媒体做号江湖的诞生

内容红利下自媒体风生水起,10w+、100w+逐渐成为了媒体人衡量自我价值的标尺。在媒体市场化的大环境下,唯流量论催生了大批投机取巧的做号党。蹭热点、旧闻重炒、洗稿、抄袭、伪原创、刷单……做号党们靠着夸张的标题、夺人眼球的配图造出了大量低质的10w+,降低了自媒体的公信力,伤害了读者用户体验。

只追求经济效益、游离于读者和平台边缘的做号党一边享受内容红利,一边生产大量无效信息,甚至散播谣言,破坏了互联网舆论生态。“劣币驱逐良币”,真正优质的内容无法沉淀,读者每天被粗制滥造的内容夺去眼球,在注意力有限的当下,做号党恐将成自媒体前行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2.“震惊体”引发网络群嘲,网媒夸张标题遭免疫

在“碎片化”阅读的互联网时代,“标题党”不可避免地成为传播利器,在最初的新奇劲过去之后,文不对题、骗取感情、误导认知等乱象引发的反感正在上升,并最终在一场带有狂欢性质的群嘲中,“UC震惊部”、“沉默部”等调侃标题党的梗和段子层出不穷,一度成为网络刷屏热潮,这显示出舆论对以此类泛滥的“标题党”逐步提高了免疫力。

与之相呼应的是《互联网新闻信息标题规范管理规定(暂行)》等网络治理政策的推出。网络主管部门的治理,与网民群体的自觉,再加上平台的自净自律,“震惊!”“男默女泪”终将被扫进网络舆论场的垃圾堆。

3.付费阅读,内容变现风起云涌

从罗辑思维得到、果壳分答到36氪开氪、吴晓波频道、喜马拉雅FM、微博付费问答……付费阅读,内容变现的生意逐渐火爆。

曾经人们在互联网上用时间成本获取免费信息,但随着消费环境的变化和付费知识产品形态的快速迭代,知识变现已经展现出诸多新趋势。中产阶级对于增量知识的不安全感和焦虑;人们愿意为高质量、服务好的产品付费的消费观念的转变;用户由被动接受向主动获取的信息方式的变化;移动支付的便捷都是付费阅读与内容变现的助推器。

4.直播平台洗牌加剧,行业巨头初现

2016年是直播发展元年,直播作为新兴行业在资本的助推下高速发展,但平台“战国纷争”、内容低俗色情等乱象也颇为大家诟病。针对此,相关部门相继出台了四次针对直播平台的政策调整,加大打击力度。监管的缩紧有利于直播平台健康有序的发展,但也意味着更严苛的生存法则。

同时,资本回归理性,行业资源越来越向头部集中,小平台面临着越来越高的运营成本和监管挑战,生存空间被不断挤压。2016年下半年,在资本和监管的双重压力下,直播行业洗牌加速,大浪淘沙后格局初现,映客、花椒、一直播等有望成为新的巨头。

5.政务号蓬勃发展,各平台争抢权威信源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电子政务发展也逐渐成为了各级政府的发展共识。继政务微博、政务微信、客户端后,政务公众号又成为新一波发展热潮。2016年,今日头条基于算法和精确推荐的优势,一年之内吸引了4000余家各领域、级别的政府机构入驻。

2017年初,头条号、企鹅号、一点号等平台争夺优质内容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政务机关和相关服务部门成为了新的争夺对象。通过与内容平台合作,政府机构及相关部门的信息发布可以更加快捷和畅通,而更多的“权威发布”也可提升内容平台自身的公信力。二者相辅相成,各平台政务号蓬勃发展已是大势所趋。

6.传统媒体议题设置力、观点引导力强,舆论老手不可小视

新媒体时代,虽然传统媒体式微之势明显,但借助长久积淀的品牌影响力,专业的调查度和杰出的报道能力,南方周末、新京报等传统媒体起家的舆论老手实力依旧不容小觑。近期,“聊城辱母案”“韶关托养中心”事件等等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的深度报道都是轻量级的新媒体无法做到的。

此外,传统媒体也加快与新媒体融合发展,人民日报社、新华社等构建“中央厨房”式的信息集中处置机制,用专业的采访与编辑来应对快速庞杂的碎片化信息,快速掌握信息变化。传统媒体依旧是重要的舆论场和舆情传播的平台,不会被新媒体所取代,更不会消亡。

7.知乎“精英”标签淡化,但优质信息仍带动“自来水”式传播

17年新年伊始,知乎获得了今日资本领投,腾讯,搜狗等原股东跟投的1亿美元D轮融资,晋升为知识经济领域的独角兽。时尚美妆类内容的增加,甚至在地铁广告投放时也主打情感问答,令人猜想其“精英”标签的淡化是否是一种主动追求和刻意为之。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精英聚集地的知乎,其优质信息仍带动着“自来水”式传播。

在楼市新政推进的风口,知乎关于房价的高赞贴引发各大媒体平台刷屏热潮,引起央媒乃至政府的关注。这场“自来水”式传播继魏则西事件、和颐酒店事件、支付宝“校园日记”事件之后,又一次体现了知乎不可忽视的舆论生产与博弈的力量。

8.互联网“代沟”显现,旧有互联网产品成新生代网民乐园

QQ空间和百度贴吧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的影响下逐渐退出了80后的社交圈,但95后互联网新生代的崛起却让这些式微的互联网产品重获生机。社科院舆情实验室数据显示:QQ空间拥有3亿多25岁以下活跃用户,近2亿20岁以下活跃用户,每天更新日志达200万篇,超6成的00后QQ用户每天至少更新一次QQ空间。青少年舆论场在主流话语体系内被忽视。

不止国内,互联网使用“代沟”的情况在国外社交平台也有所体现。Instagram逐渐成为95后社交媒体使用的主流,Facebook则被形容为“气氛尴尬的家庭派对”。在互联网的更新迭代中,代际现象愈演愈盛,这也引发QQ空间、百度贴吧等互联网产品的二度轮回。

9.算法与经验的博弈,总编辑“含金量下降”论仍有待观察

在资讯个性化分发日益普及的当下,围绕总编辑角色的思考和争论不断。随着不少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的大佬们陆续投向新媒体怀抱,总编辑“含金量下降”之说也似乎得到了背书。大数据的算法与总编辑的经验,这二者的较量不由让人联想到即将开战的AlphaGo和柯洁,世界围棋第一的人类,能否狙击“进击的AI”?

当然,从当前的现实来看,号称只推送“你关心的内容”的算法仍然有许多瑕疵,用户体验多受诟病,对信息质量与真伪的把关也远远不足。无论是优质深度内容的原创,还是社会责任与法律底线的把关,总编辑依然具有无可比拟的“含金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