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摘要

l  拜登执政,民主党赢下国会两院,助推清洁能源发展

l  中国清洁能源企业直投美国有现实的政策基础

l  中企出海机遇与风险将长期受到中美竞合关系变化的影响

l  中企出海需要专业的风险评估与战略决策,为不确定做准备


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的系列举措,严重打击了中国企业赴美直接投资的愿望和信心。拜登执政后的美国会欢迎中国企业去投资吗?至少对清洁能源企业是有机会的。

机遇,一方面来自于拜登及民主党对应对气候变化的一向支持,另一方面是因为中国清洁能源企业直投美国的现实可行,中国企业在新能源产业链条上的地位举足轻重,美国地方政府也欢迎中企投资建厂,创造就业。

虽说中美关系不是“零和游戏”,可是到底是机遇还是风险,取决于未来中美是竞争大于合作,还是合作大于竞争。因此,政治风险会直接影响中资企业的国际化战略能否在美国顺利落地。不同于5G、芯片等极为敏感的领域,中国清洁能源企业在拜登上台后直投美国,顺应了中美两国经济、能源政策的发展方向。出海的船长等不来太平洋没有风浪的那天,勇敢的战略布局与严谨的风险管控必须同步推进。

一、拜登执政,民主党重掌国会两院,美国清洁能源发展迎来“好时机”

美国民主党人普遍相信气候变化理论,应对气候变化是拜登政府的信仰。拜登认为,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头号问题”,是“时代的生存威胁”,是他任期内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危机之一。前国务卿、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愿意接受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的职位,标志着应对气候变化已经处在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的中心位置。

202102031612353410328.png

拜登很清楚推行“绿色经济”在美国国内的阻力。所以他反复强调,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产业创造的就业机会,可以抵消传统能源行业的衰落,应对气候变化与保障就业并不矛盾。

202102031612353519778.png

拜登试图恢复美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领导地位,上任后用实际行动证明口号非虚。他第一时间宣布美国将重返巴黎气候协定;撤销了在美加之间的Keystone XL石油管道项目的许可;暂停了特朗普政府开放的在北极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油气开发租赁;将要求政府机构考虑重新修订汽车燃油效率标准和甲烷排放限制,等等。

二、中国清洁能源企业直投美国具备现实的政策基础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拥有大量生产新能源电池的矿产和基础材料,以及在非洲、南美和东南亚的开采权,发展清洁能源相关产业的环保和劳动力包袱也相对更小。无论美国两党如何更迭,都无法改变中国在全球清洁能源领域的重要地位。

1)美国发展清洁能源产业绕不开中国

美国领导层和社会精英层都明白,要与中国合作才能应对气候变化。这不只是出于拯救人类的责任感,更是全球经济下的现实要求。无论四年后民主党能否连任,美国都不可能在清洁能源领域单打独斗。

太阳能电池板被认为是未来世界的原油。美国希望建立更多元、安全的太阳能供应链,并且提振实体经济,把清洁能源制造业带回本土。想要实现这些美好愿望,美国需要吸引全球资源和经验。绕不开中国力量,就只能合作。

中企在美国投资建厂创造就业岗位,帮助美国工人在实际工作中完成技能升级,有助美国执政者解决棘手的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因此面临的政治风险相对较低。中资清洁能源企业直投美国将进一步增进中美经济上的联系和民间友谊。

2)美国地方政府欢迎中国企业投资建厂

美国地方政府比联邦政府更为“实际”。在生态环境治理有保障,不触及国家安全红线的前提下,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的州都欢迎外来投资。

具有技术和规模优势的中国清洁能源企业可以向州政府争取税收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优惠政策。建议中资企业首选美国政治上的摇摆州和“工厂友好”地区,参考已有案例,做好经济、法律和政治环境评估,甚至提前启动游说工作。

三、中国鼓励企业“走出去”和清洁能源发展

2020年11月3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建议》是今后五年乃至更长时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行动指南。《建议》强调,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理念体现了中国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其中“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计划明确而坚定,瞄准了中国力争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

202102031612353593448.png


《建议》还强调,“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相比产品出口的国际化,企业拥有海外生产制造基地是更高阶段的国际化。中国企业“走出去”是中国经济发展到新阶段,企业进一步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和分工的必然选择。

中国正在担起更大的国际责任。秉承环保普世价值观的中资企业将更容易在国际上获得文化认同,建立良好的品牌形象,在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环境中找到清晰而确定的发展路径。

四、中企出海需要提升风险评估与战略决策能力

中企出海机遇与风险将长期受到中美竞合关系变化的影响。清洁能源企业出海美国的宏观政策机遇明确,但不是所有中资清洁能源企业都具有市场竞争优势,能不能受到美国各级政府的欢迎,还需要具体评估。清洁能源中企出海美国面临多个维度的风险,例如:

l  政治上,宏观风险依然存在,在中美竞争格局下,不能排除“国家安全”因素阻碍中美清洁能源合作,导致美方扶持日韩等盟国企业,为中企设置障碍,做出经济让步政治的选择。

l  法律上,涉及生态保护的风险十分显著。美国各州的环保标准各有不同。

l  在民间,“中国病毒”言论煽动仇恨,可能给中资企业和员工带来额外的社会压力和安全危险。

在复杂的国际地缘政治和商业环境中,能否打造更高水准的国际化团队,提升战略决策能力,决定了中资企业能否把握机遇,经受住更全面、严格的考验。

 

参考资料

拜登清洁能源政策:拜登建立现代的、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和公平的清洁能源未来的计划

https://joebiden.com/clean-energy/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http://www.gov.cn/zhengce/2020-11/03/content_5556991.htm

 

(本文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机构态度)


艾利艾智库海外事业部

电话:010-57892902

邮箱:shahongxi@iri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