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外界观察中国经济走向的重要窗口,在2016年全国两会上,“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成为备受中外企业家瞩目的“热词”。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指出,深入推进“中国制造+互联网”,建设若干国家级制造业创新平台,实施一批智能制造示范项目,启动工业强基、绿色制造、高端装备等重大工程。

目前,全球制造产业竞争格局正在发生重大调整,发达国家纷纷实施“再工业化”战略,一些发展中国家也纷纷加快谋划布局,我国制造业在新一轮发展中面临着严峻挑战。

中国制造业与互联网应该如何融合发展,国内外制造业转型升级有何经验可循?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艾利艾智库发布了最新研究《互联网+制造业的做法与误区》,助力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为中国企业直面挑战提供有力依据。

互联网+制造业概念从哪来?

过去十几年间,中国制造曾凭借着规模和价格优势席卷全球。截至2007年,全世界40%的纺织品,50%以上的PC、手机、彩电、空调,70%的鞋和玩具都在中国生产。同年,一本由美国记者撰写的《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在中美两国畅销,没有中国制造,世界将会怎样?书中的结论是:“价格最终总是战胜我们的价值观,我们无法拒绝中国制造的产品。”

到2010年,按产值计算,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与此同时,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也悄然开始。德国率先提出“工业4.0”概念,主张在大型工业企业中引入互联网技术并利用互联网对其进行改造与优化,美国、日本等国家也先后提出了自己的国家战略以适应新工业革命的浪潮。

我国制造业升级进入顶层设计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同时出现在了我国政府工作报告中,“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更明确要求推动“中国制造+互联网”取得实质性突破。

全国政协委员、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认为,制造业是创业创新的主战场,《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等指导意见和行动计划不仅将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促进其迈向全球价值链的高端,而且将会释放和引发更多的发展机遇与改革措施,带动和辐射到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物流商贸等各领域,促进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国力增强和民生改善。

“中国制造2025+互联网”,既是中国传统制造业的互联网转型与跃进,也是互联网与传统制造业的精彩联袂,如何利用好这一策略,决定着中国制造业与互联网行业能否更健康、高速地发展。

我国制造业急需转型升级

2016年2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1.43万亿元,下降15.7%,其中出口8218亿元,下降20.6%,创近7年来最大月度降幅。而衡量经济形势的另一指标——制造业PMI,自2015年8月以来持续低于50%的枯荣线,PMI绝对值的低迷主因仍是制造业的持续收缩。而2015年PPI生产价格指数出现5.2%的下降,表明工业企业利润正在被进一步压榨。制造业企业的员工离职率达到20.9%,远超过其他行业……从“外资撤退潮”到国人搬运马桶盖回国,一系列的数据和事实,过去几年对于中国制造企业而言,注定无法平静。

艾利艾智库认为,我国制造业面临的困境主要来自四大方面:第一,产业结构不够合理;第二,环境污染严重,资源紧张;第三,用人成本不断提升,过去的生产优势减退;第四,创新不足,并且遭到发达国家的技术封锁。

中国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的需求十分迫切,优势也与挑战并存。首先,国家层面对于中国制造业的关注与扶持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其次,我国内需的潜力依然巨大;再者,近两年我国互联网、物联网的发展布局快速;加之我国固有的产业链齐全、产业规模大,这些都是我国发展新一代制造业的基础和优势,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国内外制造业转型五大举措

伴随互联网+时代汹涌来临,国内外一些领先的工业企业、互联网企业和生产性服务企业已成为融合生态体系中各种创新活动的主要载体和践行者,他们将互联网融入生产的各个环节,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互联网+制造业的发展路径逐渐变得有迹可循。

艾利艾智库通过研究这些企业的融合创新模式、路径,总结出互联网+制造业的五大举措和方向:

一是面对互联网给传统制造行业带来的冲击,以海尔和小米为代表的企业开展的平台化、打造企业生态圈的转型实践。

在产品层面,海尔把传统的家用电器变成网器,让网器与用户连接,通过智能平台来联接企业的各个部门、供应商等各种相关方,最终实现用户智慧生活场景的打造。在管理层面,海尔打破企业管理者的传统思路,为创业公司和个人创业者提供创业平台,同时为他们的创意寻找供应商,最终将自己变成一个创客孵化平台。这样就足以将产品、研发资源和供应商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生态圈。

在产品研发设计初期,通过互联网平台让研发者与消费者充分互动,掌握消费者实际要求后,与研发机构进行有针对性的合作研发。在此模式下,海尔已经成功推出了“水盒子”、“雷神笔记本”、“天樽空调”等产品,并受到不少消费者的认可。海尔也从原来国内最大的家电制造企业转型为创业平台,为制造型企业趟出一条转型的新路。

与海尔一样,小米做的也不仅仅是手机生产,而是建立小米互联网生态系统:让用户成为粉丝,让大家一起来参与设计,并一起来推广产品;把市场需求风险通过策略投资的方式分散给小的硬件创业公司;通过减少库存,优化供应链来降低成本;以最低的价格销售,同时通过软件和服务占据市场。

据美国麦肯锡分析,预计到2025年互联网产业有望实现平均3.9至11.1万亿美元的经济效益,海尔、小米这类率先实践物联网、智能家居打造的企业,无疑已经抢占先机。

第二大举措是打造“全产业链信息化”,提高企业运营效率,代表企业是娃哈哈。作为以生产食品饮料为主的传统企业,娃哈哈通过互联网信息技术改造升级,将生产计划、物资供应、销售发货,包括对经销商的管理、设备远程监控、财务结算、车间管理、科研开发等全部节点环节嵌入信息化系统管理,企业中的人效、财效与物效全面提升,实现了产供销流程的高效集成,有效减少了无谓的内耗,以管理创新为企业运作助力,从管理层面成功实现了互联网转型。

第三大方向是智能制造、协同制造,代表企业包括西门子、通用电器、长虹与三一重工,他们将数字化、信息化应用在了设计、生产、仓库物流、售后等各个环节。

西门子将互联网引入制造主要体现其自有的一套先进完善的数字化软件。在研发环节,研发人员可以通过西门子自有的软件,模拟设计和组装,这种数字化设计大幅缩短了产品的开发周期。这些虚拟设计的数据在进入制造环节后,共享给采购、制造、检验部门,并且实时更新,这种工厂协同制造、快速的研发,使产品上市时间缩短50%。

与西门子同为德国制造企业的通用电器(GE),正在飞机发动机上诠释智能概念。GE让飞机发动机上的各种传感器收集发动机在空中飞行时的大量数据,将这些数据传回地面并经过智能软件系统分析,精确地检测发动机运行状况,甚至预测故障,提示进行预先维修等,以提升飞行安全性以及发动机使用寿命。产品传回数据用来做售后的增值服务,将设计生产与售后相联通,形成一个闭环。GE认为,未来会将人、数据和机器深度连接起来,形成开放而全球化的工业网络,其内涵已经超越制造过程以及制造业本身,跨越产品生命周期的整个价值链,将涵盖航空、能源、交通、医疗等更多工业领域。

说到国内企业就不得不提长虹的“无人工厂”。长虹的电视工厂拥有亚洲最先进的电视生产线,以IE作为顶层设计,利用信息化跟踪手段,从加工、传输到检测都实现了自动化,达到了无人生产的状态。这一体系,可同时生产八款电视,每5.5秒,就有一台电视下线。

三一重工的互联网化主要应用在它的智能立体仓库。立体仓库通过后台运作的自动化配送化系统,实现了从批量下架到波次分拣的数字化,可以满足多品种、小批量的生产要求,同时更加智能,人力成本也随之降低。比如当有班组需要物料时,物料员会将订单提交给立体仓库,配送系统会迅速找到放置该物料的容器,然后开启堆高机,将容器自动输送出库,随后由操作人员发出取货指令,通过激光引导的智能运输车接到指令后,会自动计算当前位置和运动方向,完成取货、运输的连贯动作。据三一重工提供数据,厂房经过智慧化改造后,2014全年产值同比新增60亿元以上。

第四大举措是以耐克为代表的产品个性化定制。由于千篇一律的共性产品越来越难以满足用户的个性需求,于是耐克率先尝试让消费者转变为设计师的角色,推出了产品的定制生产。这种敏捷创新显然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趋势,国内的一些家电企业,如海尔、长虹也紧随其后,开启了定制化生产模式。未来伴随互联网技术和制造技术的发展,柔性大规模个性化生产线将逐步普及,按需生产、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将成为常态。

第五是近几年被讨论火热的跨界营销,也是利用互联网思维的产物,代表的制造企业有蒙牛和青岛啤酒。

蒙牛与NBA、电影、打车平台、游戏、社交软件等跨界合作,通过推出球星版包装、吉祥物走进全明星赛场、植入电影片尾彩蛋、以“牛运红包”冠名滴滴红包等举措,实现了从战略到渠道方面的资源最大化的无缝对接。

青岛啤酒在世界杯期间的跨界营销则令人称道。通过将世界杯与自身品牌

青岛啤酒也同样深耕跨界营销,特别热衷于体育和音乐两个领域。如赞助北京奥运会冠军队、举办NBA拉拉队选拔赛等,让品牌与消费者产生丰富的情感互动,在公众的心目中注入品牌年轻和快乐的标签,走出了一条适合自己的互联网转型路。

“互联网+制造业”存四大误区

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本质上是一场商业、技术的变革,在众人对“互联网+制造业”的关注度不断被推升的过程中,传统企业看待互联网,从不信到相信再到迷信,也出现了很多的误区。

——任何企业都可以平台化?

艾利艾智库认为,大部分传统企业并不具备成为平台型企业的条件。平台思维是互联网思维之首,平台型企业可以快速崛起,在互联网、商业和大数据领域建立起竞争优势。但是,平台化需要具备强大的资本、人才和系统运营团队支持。

——互联网化就是信息化?

艾利艾智库认为,信息化只是企业内部管理的互联网化,而真正的互联网化还应包括商业模式、采购供应链、产品体验、销售售后等环节。以信息化管理软件为平台,在企业内部各个环节实现数字化现代化管理,能达到稳定安全,准确高效管理的目的。

——制造业转型就是机器代替人?

艾利艾智库认为,“机器换人”确实能提高生产效率,但局部的机器换人很可能导致局部高效、总体失衡,引发工序的不平衡和生产线工艺脱节。智能生产需要系统性引入,建立一种新型的人机互助式关系,而非简单取代。

——互联网只是另一种渠道?

艾利艾智库认为,线上渠道开发固然能提高企业销量,但仅仅把互联网当做营销推广工具未免局限。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应该从经营理念、商业模式、运营架构等方面对企业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

制造企业转型需规避风险

面对上述误区,艾利艾智库认为,各地方政府和传统制造企业在迎接挑战、尝试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应防范以下风险:

其一,同质化竞争风险。“互联网+”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后,资本市场竞相追逐,各地争相上马“互联网+”项目。在“互联网+”布局中,若盲目跟风,缺乏科学调研,将存在重复建设、同质化竞争的风险,很难形成自身发展优势。

其二,体制性摩擦风险。地方政府不断出台政策规划,一方面为“互联网+”发展提供政策支持,但另一方面也容易限制互联网活力。互联网+制造业需要在充分自由竞争的环境中实现创新发展,如果地方政府过度干预市场,则存在政府与市场相互摩擦的风险,无法激活市场发展的活力。

其三,数据安全风险。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的一大基础即是政府开放公共数据。但我国目前尚未形成数据开放的标准和尺度,过度开放可能带来安全风险,开放不足则会阻碍创新。